【伏汤】四个四重奏(42)

里德尔脸色黑得难看。他一言不发地走进自己醒来的那间房间,开始地毯式搜索。衣橱里挂的衣服都是他的尺寸,闹钟、灯、水杯、书架上的书等各种杂物的摆放都完全符合他的习惯,先前他以为这个房间的生活气息是克劳奇留下来的,现在他才意识到留下这些痕迹的只可能是他自己。

半小时后,里德尔发现有一块地板是空心的。里德尔撬开了地板,在下面发现了一个铁盒子。盒子上锁了,但锁孔被一条金属蛇堵住了。专门留给蛇佬腔的设计……另一个他,特意留下这个盒子给他的?

【把盒子打开。】里德尔命令道。盒子应声而开,露出了一个盖着火漆印的信封,还有放在旁边的镶嵌着复活石的戒指和斯莱特林的挂坠盒。

里德尔冷着脸拆了信,一目十行地读了...

如果消息属实就真的太好了!

想嗑双伏文。LVTR势均力敌,相杀不相爱,都想踩在对方尸体上变成唯一的王,但最后才发现他们的生命绑定在一起,有粮吗?

【HP】我思故我在(厄里斯魔镜梗)

在来到霍格沃兹的第一百四十八个夜晚,里德尔发现了一面神奇的镜子。


那面镜子藏在有求必应室诸多镜子里,并不起眼,起先里德尔并没有注意到它,但当里德尔无意间经过它面前时,他发现镜子里映出来的并不是单纯的镜像。


他看到镜面显示出一个庄严的殿堂,惨白的火焰在两侧墙壁上燃烧,猩红的旗帜高悬在穹顶,无数身穿黑袍的人匍匐在地,对踞于中央的王座上的人献上最崇高的敬意。


而坐在王座上那个人……是他自己。里德尔挪不开眼,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陌生的年长版的自己看。王座上的“汤姆·里德尔”面容冷淡,神色倨傲,他低头像是轻柔地说了一声什么,瞬间,所有人都瑟瑟发抖,一个人从人群中爬了出来,跪...

【伏汤】四个四重奏(41)

幻影移行一结束,那个男巫就单膝跪了下来。“主人,请您恕罪,为掩人耳目,我租的是麻瓜的公寓。请您稍微忍耐一下。”
里德尔打量了一下四周,房间不大,但还算干净。“没关系。我又不是没有住过麻瓜的地盘。”比起这个,里德尔更好奇另外一件事,“你怎么认出是我的?你应该没见过这张脸吧。”
男巫扬起袖子,露出左臂上的某个里德尔分外眼熟的标志:“黑魔印记不会撒谎……无论您以什么模样出现,它都会告诉我我效忠的对象是谁——但是主人,您为什么会变成这幅模样?这是您从波特家失踪的原因吗?”
“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里德尔刻意轻描淡写地说,“邓布利多设计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陷阱。我破解了它,但同时它给我带了一点无伤大雅的副作用。”...

【伏汤】四个四重奏(40)

到了伦敦街头,里德尔就发现今天大概是一个对巫师来说非常特殊的日子。

他不过走过两条街,已经碰到了七八波大模大样地穿着花花绿绿的巫师袍在街上招摇的巫师了(虽然他们穿麻瓜衣服时也低调不到哪里去)。所有巫师都非常兴奋,表现得像是俄国农奴终于推翻了沙皇。他们完全失去了理智和谨慎,随随便便看到一个过路的麻瓜就能上前跟他握手,说几句“那个人死了”、“我们终于摆脱那个人的阴影了”之类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完全把保密条款忘在了脑后。

不过也多亏了那些巫师在巨大的兴奋中毫不设防,里德尔顺利地顺走了好几根魔杖还有几个鼓鼓的钱包。里德尔熟门熟路地通过破釜酒吧来到了对角巷,果然,对角巷内的气氛比外面麻瓜大街上的要更...

【伏汤】四个四重奏(39)

灵魂的研究,是巫师展开的所有魔法研究中最禁忌的。这种禁忌甚至不是来源于众多黑巫师研究灵魂魔法后悲惨的下场,而是一种类似宗教的忌讳:神之领域,若凡人僭越,则触神谴。

在巫师流传下来的最早的史诗类长诗《达格达语训》中就已经有相关记录:

切记不要去窥探灵魂!
那是只有神能凝视之物,
凡人视之,永堕黑暗;

切记不要去触碰灵魂!
那是只有神能抚摸之物,
凡人触之,烈火焚身;

切记不要尝试对它施加影响!
那是只有神能构造之物,
凡人变之,神威难抵……

当然,如果几句不知真假的语言就能让人自自动自觉地不去做某件事,那人类也就不是人类了。从古至今,都有那么一小撮站在金字塔顶峰的巫师狂妄地向神灵发起挑战,不计后果...

汤姆这个太贴切了,和我文里TR现在的心态超像……可我手贱把纳纳和V的一起测了,现在看着三张图感觉他们的关系乱得一逼……我都不知道V的爱是对纳纳还是对TR的……

玩了一下那种测试题,随机的就不要指望可靠性了,老伏或TR的灵魂才不会有幸福、快乐、爱情和色欲、正义感,或者心脏是果冻做的……
但是在某些地方就很美妙。比如小TR盛满自信和恨意的灵魂,以及嘴唇上撒了此生挚爱的骨灰_(:з」∠)_

【伏汤】四个四重奏(38)

第二天,Voldemort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的床上躺了一个人。这是很少见的事情。伟大的黑魔王大人从来不和任何人同床共寝。那人背对着他,Voldemort只可以看到他的后脑勺以及赤裸的脊背……以及背部因为昨晚的剧烈运动而造成的青青紫紫的淤痕。

记忆回笼。Voldemort全身都僵硬了。他想起来这个后背属于谁了。同时想起的还有里德尔用吻把潘神酒渡到自己口中时,自己被同时点燃的两种火焰;他想起他是如何掐着里德尔的腰肢,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张他曾用过二十年的脸在他身下崩溃求饶;他甚至还能回想起那时自己的心理活动,左右都是要masturbation,他为什么不换一种方式?

现在脑子彻底清醒了的Voldemort...

1 / 10

© Nagin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