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汤】四个四重奏(44)

汤姆恍恍惚惚地告别了奥利凡德,还不死心,又抓了几个巫师,无一例外,他们记忆中的神秘人都是那张非人的脸。相反,他继承自他的麻瓜生父的出色的皮囊对大众来说才是陌生的。只有少数人才记得他曾经的容颜和这个平凡至极的姓名。


出了门,汤姆到‘华丽与伤痕’买了一打最近的预言家日报以及一本近代魔法史,然后在破釜酒吧上面开了一个房间,准备补他的历史课。闲暇时他感受了一下黑魔印记,陆陆续续有不同的人通过印记呼唤他,坚持的时间不等,有的坚持了几分钟,有的坚持了几个小时,最狂热的那个甚至一直呼唤他到午夜十二点,最后实在得不到他的回复才被迫放弃。


汤姆在破釜酒吧睡了两个晚上。第三天的清晨,他结了账,带着行李...

刚刚刷微博看到的消息,真的劲爆。
神兽2里的奎妮是怀孕了三个月的啊!
她疯狂想要家庭就是因为这个!

看完了神兽2,我的内心充满了卧槽卧槽和卧槽……罗琳是不是最近看韩剧看得有点多……这部叫什么《神奇动物在哪里之格林德沃之罪》啊……为什么不改名叫《神奇动物在哪里之蓝色生死恋》?

【伏汤】四个四重奏(44)

汤姆幻影移形停止后,才发现自己刚刚下意识选择的地点是里德尔老宅。


真在这待久了把这里当家了吗......汤姆腹诽道。不过里德尔也没立刻离开,一来小汉格顿百里之内没有一个巫师,上一个留在这里的巫师四十年前被他陷害进了阿兹卡班,非常安全,二来,他也有些事情需要查证一下。


汤姆扫视了四周环境一圈,从地板厚厚的灰尘上看到了一串清晰的脚印。汤姆走上前去,量了量,脚的大小和鞋底的花纹都一模一样,很明显,就是他留下来的,而且是那个去了翻倒巷和麻瓜公寓的“他”。汤姆沿着跟脚印相反的方向走,突然脚步一顿,他感觉到有人在通过黑魔印记召唤他。汤姆一瞬间的情绪很难用语言来描述。如果主魂还在,黑魔印记不会越...

四个四重奏(43)

汤姆·马沃罗·里德尔。


一个平庸、耻辱的名字。他厌恶这个名字。若不是孤儿院的嬷嬷跟他说了这名字是他母亲亲自取的,含了关于他身世的信息在里面,他绝对不想跟人介绍自己时用这个名字。而在他十六岁的那个夏天,他终于抛弃了这个从他出生时就被赋予的名字。他给自己取了一个新的名,Lord Voldemort,从他旧的名字脱胎而来,带有他对新生的期许。尽管作为被人从灵魂上撕下来的一小部分,他无法亲眼目睹主魂将人们对Voldemort这个名字的恐惧散播到各地,但是,这点小牺牲他还是愿意付出的,至少,在他被主魂藏在里德尔老宅的那一刻,他是这么想的。


在那之后的记忆就变得混沌...

【伏汤】四个四重奏(42)

里德尔脸色黑得难看。他一言不发地走进自己醒来的那间房间,开始地毯式搜索。衣橱里挂的衣服都是他的尺寸,闹钟、灯、水杯、书架上的书等各种杂物的摆放都完全符合他的习惯,先前他以为这个房间的生活气息是克劳奇留下来的,现在他才意识到留下这些痕迹的只可能是他自己。

半小时后,里德尔发现有一块地板是空心的。里德尔撬开了地板,在下面发现了一个铁盒子。盒子上锁了,但锁孔被一条金属蛇堵住了。专门留给蛇佬腔的设计……另一个他,特意留下这个盒子给他的?

【把盒子打开。】里德尔命令道。盒子应声而开,露出了一个盖着火漆印的信封,还有放在旁边的镶嵌着复活石的戒指和斯莱特林的挂坠盒。

里德尔冷着脸拆了信,一目十行地读了...

如果消息属实就真的太好了!

想嗑双伏文。LVTR势均力敌,相杀不相爱,都想踩在对方尸体上变成唯一的王,但最后才发现他们的生命绑定在一起,有粮吗?

【HP】我思故我在(厄里斯魔镜梗)

在来到霍格沃兹的第一百四十八个夜晚,里德尔发现了一面神奇的镜子。


那面镜子藏在有求必应室诸多镜子里,并不起眼,起先里德尔并没有注意到它,但当里德尔无意间经过它面前时,他发现镜子里映出来的并不是单纯的镜像。


他看到镜面显示出一个庄严的殿堂,惨白的火焰在两侧墙壁上燃烧,猩红的旗帜高悬在穹顶,无数身穿黑袍的人匍匐在地,对踞于中央的王座上的人献上最崇高的敬意。


而坐在王座上那个人……是他自己。里德尔挪不开眼,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陌生的年长版的自己看。王座上的“汤姆·里德尔”面容冷淡,神色倨傲,他低头像是轻柔地说了一声什么,瞬间,所有人都瑟瑟发抖,一个人从人群中爬了出来,跪...

【伏汤】四个四重奏(41)

幻影移行一结束,那个男巫就单膝跪了下来。“主人,请您恕罪,为掩人耳目,我租的是麻瓜的公寓。请您稍微忍耐一下。”
里德尔打量了一下四周,房间不大,但还算干净。“没关系。我又不是没有住过麻瓜的地盘。”比起这个,里德尔更好奇另外一件事,“你怎么认出是我的?你应该没见过这张脸吧。”
男巫扬起袖子,露出左臂上的某个里德尔分外眼熟的标志:“黑魔印记不会撒谎……无论您以什么模样出现,它都会告诉我我效忠的对象是谁——但是主人,您为什么会变成这幅模样?这是您从波特家失踪的原因吗?”
“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里德尔刻意轻描淡写地说,“邓布利多设计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陷阱。我破解了它,但同时它给我带了一点无伤大雅的副作用。”...

1 / 11

© Nagini | Powered by LOFTER